导航菜单
首页 > 挽回爱情 » 正文

女朋友要分手怎么挽回,谈恋爱的离开的100种方法

----

  离开的100种方法『先稳住自己,再稳住关系!』台大心研所毕,

彰师大谘商辅导所博士生。专长领域:两性关系、亲密关系、社会心理学、正向心理学。特别推荐你:最后一次跟他见面,

是在淡水的河岸,你们靠在栏杆上面,有说有笑的,他说他毕业之后要在找工作,

你说你可能会先回老家一趟,然后你们一起取笑在石子路上玩具宾士车的小朋友们。搭捷运回到车站的路上,

他说他好累了悄俏地靠着你的肩膀, 你的心跳慢了一拍,然后顺势把头靠了过去,

他好像有发现,眼睛微微的张开,你们就维持这样的姿势一直到车站。但隔天,

你再传讯息给他的时候,全部已读不回。再过几天,甚至连读都没有读?

后来,就像你所预期的,被封锁了。

「你最不能忍受的并不是他选择离开你,而是他选择一声不响的离开你。如果我们曾经这么靠近,

他也似乎对你有好感,那么为什么他最后还是逃开?难道是你太急吗?

」你反覆地问自己,没有答案。什么都没说的人间蒸发,

的确会让那个被留下来的人觉得被耍,但如果你期待在一起或分开都要好聚好散,说清楚讲明白,那么我只能说:「蒸发的人跟你想的不一样」。

离开远比你想像中还来得复杂,前面这种分开方式,我们称作间接分手(,

1985)、沉默式分手(柯淑敏, 2007) 或突然避不见面型(陈金定, 2004)──有没有觉得心理学家很把人分类,而且更爱用不同的名词说类似的事情?

前阵子读到李玉珊 (2007)的论文,作者在文献回顾的部分整理了各种不同的分手方式,还画好了表格,

不过大致上来说可以根据「当事者掌控的程度」分成下面四种: (2003)称之为非提出者),在不情愿的情况下,「被」结束了这段关系。

可能是突然被告知、或者是不知不觉的被劈腿、对方人间蒸发等等「宝宝不想分,但宝宝被甩」的状况。一般来说,被动分手者会有比较多的哀伤、难过、自责或怨恨对方等等情绪。

其实被动分手者英文听起来满桑心的名称,叫「」( & , 2005),意思是被留下来的人,

是不是很! (2003)称之为提出者(),自愿决定要分手,

或是主动提出分手的人。很多人都误以为提分手的人不会难过,但实际上他们很可能只是早一步开始难过而已。

研究发现,主动分手则在分手这个决定之前,就会经历过一段难过、挣扎、不知道要怎么跟对方说的阶段,有些时候,

正是他们对感情感到无力、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觉得很痛苦、甚至是忍受不了对方与其他人界限不明的关系,所以才最后做出这样的决定。一般来说,他们比起被动分手者则有更多的罪恶感、犹豫、不知道是不是要复合等等的情绪。

主动分手者的英文也有点冷酷感,叫做「」,有没有背影萧飒,黄风尘土的感觉( & ,

2005)。或许这是大家都想要的情况,好聚好散,

慢走不送,只不过很可惜的它发生的机率通常最低,可能是外在的因素、各自都有新的对象、或者都愿意接受这段关系之中,有两个人都无法解决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有些看起来是「协议」的分手,实际上还是蕴含着一个权力比较高的主动分手者,以及一个权力比较低的被动分手者,

对前者来说,分开是一种决定,对后者来说,分开只是一种成全。

用渐渐消失的方式淡化离开,或是其他更复杂的历程。例如,

你以为分手一定可以明确分成主动或被动吗?何思莹 (2008)的研究指出,或许并不是如憨人想得这么简单,

关系的结束其实是一种互相建构的过程,对感情不满的人不一定是提分手的人,被甩的人也并不全然是那个不情愿的人。不信,

你可以看下面的例子:发现了吗?或许对于某些人来说,分手本来就没有办法分成主被动,当初先不爱的那个,

最后也可能变成被抛下的那个;原先想要提分手的人,最后也可能会后悔想挽回。

好吧,其实根本没有100种,可是真的每个学者都有一些不同的看法,李玉珊 (2007)整理了非~常多个学者的理论,

我把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分类一下,你可以看看自己是属于这些图当中的哪一种,不过先免则声明一下:看了这些心情也不会变好噢。

我们先从少的开始,陈庆福 (1997)根据第三者介入后的反应分成三种类型,好聚好散型比较是「放生」他,反正也不爱了;

力挽狂澜/黯然神伤型比较是用尽全力,最后还是只剩下一个人在角落默默落泪的类型;报复型则是以死相逼,或是让他吃尽苦头,

而转移目标又称作「篮板球恋爱」( & , 2014; & , 2014;

, , & , 2009),

用找下一个的方式来疗伤。简春安 (1997)的分类就比较容易一点了,比较像是被动分手者「收到噩耗」之后的因应。

图片下方两种方式比较是觉得自己不够好,只是前者用的是醉滥交,自我伤害的方式,后者用的是躲起来都偷偷哭的方式,

而「毁灭式」则是恰好相反,以伤害对方的方法让对方难受。这三种都是比较不健康的,而比较好的是「成长式分手」,

会去想是什么让两人分开,理性的检讨并慢慢走出哀伤,慢慢成长。

不过,敝熊窃以为这个分类有个缺点,对于被甩的人来说,

可能他们都会说自己「成长」了,但是实际上并没有,还是怨恨对方或怨恨自己,

在各种负面的感觉中摆荡。我的感觉是,与其一开始就说自己懂了、改了、变了,但心里还是五位杂陈,

时好时坏,不如接受自己目前就是这个样子。柯淑敏 (2007)比较是根据「了解分手的原因多寡」分类,最左边是在完全搞不清楚的状况下就被放生,

右边则是有经过好好讨论了解之后被分开。不过,这种分类同样有一个问题是,对于被甩者来说,

很多「好吧,如果是这样我懂了」的理由,隔一阵子又变得「不懂了」,

因为自始自终他们要的都不是对方给自己一个理由,而是去接受这个理由,什么时候真的接受,什么时候也才能真的放手(,

, , & ,

1993)。最后,(1982,

1984)的分类几乎是囊括了所有可能的分手方式,这张图看似复杂,不过也只是拿「两人都想分/其中一人提分」与「直接分手/间接分手」两个配对起来,

而得到的4个象限。指出,这个模型大抵上有两个原则:依照这两个原则,

右上角的分手情侣应该是状况最好的,左下角对被甩者来说则是最难受的,尤其是那种人间蒸发的分手,从已读不回到不读不回,

电话不接、见到你就躲开,更容易让你觉得:难道我就这么不堪,连说清楚都不敢?

如果现在看到我都要像尸速列车般逃跑,那当初我们在一起你对我的好,莫非都是「假的」?

那么,为什么要走,却不好好说清楚?

研究发现:42.4%的女性在分开的时候都会直接和对方沟通说明,可是31.5%的男性会选择逃避、冷淡或躲起来不相往来(余德慧, 顾瑜君, & 王幼玲,

1987)。看到这里,有的人可能会说,

或许是男性比较不知道如何处理人际的议题,但其实,说再见,

又有谁是真正擅长的呢?当你真正去访问那些离开却不愿意当面说的人为什么要用这种迂回的方式,大部分的人可能都会给你这样的答案:其实不论是对谁来说,这个「离开」一定都会有某种困难。

主动分手者最难的是「说出口」,被动分手者最难的是「接受」,但不同的是,

主动分手者可以决定要说清楚,或是直接消失,被动分手者就算是不接受,也不一定有办法改变现况。

毕竟,在一起虽然是两个人的事,分手却只要一个人不爱了,这条路就不会再继续了,

那些曾经的一起的梦想、曾经的说好的幸福,在此时此刻都将打住。不过,

当你和他的关系虽然没有办法继续走,并不表示自己的路到了尽头,相反的,转过了这许多弯路,

给自己一点时间疗伤沈淀,或许你会遇见那个被遗忘已久的初心。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合作商家(共有 0 条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