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挽回爱情 » 正文

分手说说心情短语,分手后如何走出来?如何快乐?

----

  分手后如何走出来?如何快乐?『先稳住自己,

再稳住关系!』台大心研所毕,彰师大谘商辅导所博士生。

专长领域:两性关系、亲密关系、社会心理学、正向心理学。特别推荐你:「我已经不相信爱情了。」几次伤人与受伤之后,

我悠悠地说。「就相信我一次嘛!你是要一个人继续孤单地逃避,

还是跟我两个人一起想办法?」一开始时,我承认我是被她这句话打动,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情,

给我们两人一个机会,也因为这句话,我们从不敢触碰到默默牵手。当然,

后来也因为这句话,失眠了好几个夜。「你怎么不接他电话?

」当我还跟她在一起的时候这样问她。「干嘛接那个死大男人电话。很烦耶,都分手了还一直打来。

」那时她一边挂了前男友的电话一边说着,听到这句话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我该庆幸她与先前的恋情没有藕断丝连,

还是担忧有一天我也会变成她生命中的陌生人?「嘿!会不会有一天你也这样对我?

」我某天终于鼓起勇气问她。「不会阿,你跟他们不一样。」她挂着微笑对我说,

嘴角的弧度让我相信了这句话的温度,温暖了好几天。当然,后来也因为这句话,

痛了好几个月。我后来才明白,原来,

我跟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同。闻闻四周的空气,又到了期中考后分手潮 。

我们都曾经当过的失主的灵魂,曾经在分手后仍发了疯似的看对方的网志,曾经留意对方的消息,看看对方是否依然注意自己,

翻翻过去的回忆,听听别人口中的她是否依然快乐如昔,即使走过伤心地,也傻傻地、非理性地希冀,

他会出现与他不期而遇(纵使我们心里很清楚,这样的机率非常的低)。你有时甚自讨厌自己,

讨厌自己就算在分手以后还不断回顾过去;讨厌自己即使知道他的手早已被别人紧握,眼泪仍然不争气地为他而流。爱情心理学家,

, 与试图回答这个问题。他们在最新一期的社会心理学顶级期刊上回顾了过去有关分手的系列研究,发现一个一致的现象是:分手带来的心理创伤,

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你的自我概念受到动摇了。想当年她说我唱歌很像光良,我们在的许多公园唱了很多浪漫而好听的歌,

现在我只能怀疑我的歌声是不是根本是两光;当初她说我傻傻地好可爱,现在我开始担忧我是不是因为太傻了而没人爱;

曾经我们在海边奔跑,在夕阳下许愿,在夜空下数星星,

他说我的睫毛好细好像星星的眼睛,现在我只能惆怅那是一颗逝去的流星……奇怪了,我还是我阿,为什么她离开,

我却开始怀疑起我的存在?村上春树在「人造卫星情人」里曾经说过,我们生来都只有一只翅膀,好不容易找到另一半愿意与我们携手飞翔,

离开之所以难耐,在于一方要把这紧紧地相依的心与翼硬生生拆开 当你浪漫地用右手轻轻地抬起对方下巴,说「 …」的时候,你同时也将生命中一部分维持自我完整性的权利,

交给了对方。换言之,能完整你的人,也能崩溃你。

等人的研究中,其中有一个研究收集69个西北大学学生长期的自我清晰度。结果发现,一般而言个体的自我清晰度会随时间渐增,

但在刚分手后(平均分手时间是调查后2~3个月)这个清晰度会骤降,并且持续地下降。这些伤心人开始怀疑自己是谁、担忧一些以往不会担忧的事情、倾向认为自己的未来会是一团混乱等等。换言之,

当我们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就要有受伤的心理准备。因为我们是如此地无防备,

褪下全身的装备,以全部的生命彼此拥抱,用彼此的体温取暖。这也意味着,

后知后觉,很后来很后来才发现对方心已不在的人,要忍受一段时间的饥寒。真的有这么悲惨吗?

难道分手一时就注定痛苦一世?那你是怎么走出情伤的?与在一篇题目饶富趣味的论文中(’ )主张,分手是两面刃,

它虽然让人心伤,但也可能带动自我成长。所以问题就变成:为什么有些人分手会成长,

有些人分手会耽溺于哀伤?在与的研究中,调查了92个经历分手的大学生,他们想知道是怎样的人格特质、怎样的信念、怎样的分手后调适,

造成这个差异。结果发现,神经质性格的人经历更多的忧郁、随和的人 经历较少的忧郁;不论你是不是提分手的人、不论男女,

都是会难过。但是,女生比男生有更多的自我成长。「我几乎忘记朋友有这么重要…」「我有更多的时间陪家人、朋友。

分手后才发现,原来我冷落她们这么久…」为什么女生在分手后成长比较多?与认为,

分手之后女性愿意索求更多社会支持等资源,与许多人聊过之后,使她们感受到自己是在成长、在改变的(虽然一般而言她们并没有比较不哀伤)。一项令与惊讶的发现是,

虽然在交往的时候,将过错归因于不稳定的外在环境因素会有较好的关系满意度,但是在分手后若将分手原因归咎于外在因素的人,会感受到更多的难过与忧郁--不过值得注意的是,

她们也是成长最多的人。反之,若将分手原因归咎于对方或自己,分手后不但较不能成长,

心情也没有比较好。 & 也支持这样的说法。他收集79位分手2个月以上的人认知诠释的问卷,发现分手后的人比一般人对于自己、世界、生活、未来感到更为负面,

较多的自我批评、毁灭性的信念、更多的忧郁和焦虑。其中,对自己抱持着负面看法与对事件抱持着灾难性的错误诠释者,

倾向有较多的忧郁、遗憾和焦虑;而可能如你所预期的,已经交到新男/女朋友的人比较不忧郁。这些研究不约而同的说明了一件事情:分手之所以伤很大,

是因为它威胁到我们的自尊、我们的存在、我们对自己的建构;而我们之所以能从中成长,是因为从这些负面的情绪中,重新定义自己,

重新学习如何爱人,如何被爱,如何找到爱自己与自己爱的人。说得比唱得好听,

这些我都知道,但是分手的时候,为什么我答应自己不再爱她、希望自己不再哭、不再让眼泪濡湿被褥,悲伤却仍不止步?

心理学家会告诉你,那是因为你还依恋着他。你说这不是废话吗?

就算不需心理学家讲我也知道许多时候心理学家的确是在研究大家早就知道的事情,不过更多时候我们希望知道这件事情是真的吗、为什么会发生、在什么情况下会发生、如何解救苍生等等。所以应该要回答的问题是:那究竟是怎样得一种依恋呢?为什么他明明很坏,

我却舍不得离开?要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问的另一个问题是:「被人甩的那一个瞬间,你会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什么?

」那天,在她家楼下的全家我等了许久,电话不接,说系学会忙翻天,

我能体谅,也只能等待。终于,

在手机上的日期要跳到隔天的时候,一部100 ..的小绵羊从我右侧的弯道出现,穿着 防寒外套的她,绷着苍白的脸。

我的出现让她很错愕。「我也不想把自己搞得像焦虑依恋的人一样,夺命连环或到你家堵你,

只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压住心底激动的情绪,缓缓地说。

「我也不知道。」她将车停好后,我们坐在阶梯前,她像是被附身似地说出这五个字。

「不一直是都好好的吗?」当然后来我才知道,事实上并不存在「一直都好好」的情侣。

例如, , ,

与就透过长期追踪发现,「一直以为没问题」的情侣,比起那些知觉到两人的承诺感有所高低变动的情侣更容易分手。换言之,

『自以为一直都好好的』只是两人关系缺乏变化的伪装。「为什么我们要分手?我哪里做不好吗?」「我就说你没有错,

错的是我,好不好!」她冷冷地说,

这句话里面完全感觉不到她觉得自己错了。当然我后来才明白,并没有谁对错,

只是谁先不爱了而已。「可能是没感觉了吧。也可能是生活圈不一样了。还有可能是你最近太黏了,

我喜欢自由」最后她终于说,很理性的三个理由。奇怪了,

当初她爱的是我,我没有变,还是一样好,当初说要在一起的是她,

怎么现在又说喜欢自由?我们都有一种错误的预设,以为昨天的她,一个月前的她,

一年前的她爱得是同一个我,而忽略了人的改变 (详参:最大石头悖论2)。当初她是真心的爱你,

为你做饭、学煮菜、装淑女、挑礼物;陪你熬夜书、同甘共苦;过去的好依然真实、依然历历在目,过去她全心为当时的你付出、用全部的生命爱着当时的你;

但现在的她已经不爱现在的你。她真实地面对自己的感觉,谁都没有错、谁都没有欺骗、谁都不须道歉但是我还是花了很多时间才明白,为什么我很难走出来。

是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我们要分手吗?分手的时候我们总喜欢问原因,因为我们无法忍受不能归因的负向事件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种不可控制感让我们对世界产生不安。但奇怪的是,她明明有告诉我明确的三个原因阿!

事实上是,我不愿接受分手的原因。尽管它有很大的可能是真的。的研究也证实了这个说法。

他想知道人到底要怎样才能渡过分手后的悼念期,又是什么因素,使得这个悼念期一直没有结束,

一直挂念,一直掉泪,一直恨对方却又忘不了对方。结果发现,

这些一直服感情丧的人,并不是「不知道」分手的原因,更多的时候他们早就知道分手的原因,只是「不能接受」。

而那些走出失恋阴影的人,像是把记忆放在盒子里弥封起来一般,形成一种心理上的结束感,对「分手」这个事件有一个完整的归因。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感觉渐渐淡了。每天中午相约吃饭,却不知道要聊些什么。

我一直都知道,只是不愿相信,感觉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同样的与 也发现,无法区分「事实」与「情绪」的人,倾向把记忆与负面的情绪作结合,

伤得最久最重。认为,这些人就像心理学上常提到的创伤后症候群,

将分手视为一种巨大的创伤,倾向把对方或自己看得很糟、认为这段感情不值得、嘲笑自己傻,觉得过去的幸福都是假象只看到悲伤负向的一面,

忽略了两人曾经在寒冷的夜相依偎着煮暖暖的泡面。也就是说,争吵时的激烈情绪,窝在棉被里落下的眼泪,

生气时猛捶的墙壁与疼痛的拳头,掩盖了曾经幸福的滋味,把共享过的温暖带走,想起的全是难过与伤悲。

这样的一种创伤记忆,让这些人痛更久。「是吗?

我以为最难过的是,当初一起做的梦,一起约定好要去的地方,

如今都不再可能实现。每次想到这里,眼泪就会无法自拔地流下来。」一个同是天涯失恋人的好麻吉这样对我说。

是不是有些人就注定分手后比较难过呢?会不会女生比较难过呢?当然,这些爱情界翻滚多年心理学家也区分了一些「个别差异」。

首先,即使是憨人都知道被甩者一定比较难过,甩人者有比较多的罪恶感。

只是过去分手后适应性别差异的研究通常都没有一致的结果,唯一最大的性别差异是:女性分手后都会去大特。再来,

依恋风格与爱情基模也与分手后适应有关(, , & ,

1996)。, , 与认为除了三种依恋风格之外,

还区分出另外三种不太认真的恋爱心态:结果发现,果然付出太多、期待太高、得到却太少的人,分手后的情绪反应较大、容易责备自己、容易藉酒浇愁。反之,

一开始就没用全部的自己去爱对方的人,跌的比较轻。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既然爱得深就伤得深,

不如一开始就有所保留,反正最后对方也不会为你停留,甚至当不成好朋友?「不是说好分手以后还是朋友的吗?

为什么现在电话不接、网志关闭、像是人间蒸发一样?」他悻悻然地抱着晤谈室中的兔子玩偶,想要装出有骨气的眼神,无奈眼角还是透露出不安的泪痕。

分手后是不是不再能当朋友?前年, ,

,与 在一篇名为「旧档案:分手后的转捩点」的文章中试图回答这些被问到烂的问题。他们认为我们不应该如此悲观的看待分手后的关系。等人追踪174位分手后的伤心人,

请他们描绘各不同时间点时对前伴侣的看法。典型的转捩点有「尴尬期」、「自私期」、「骚扰期」、「低潮期」等等。虽然在分手初期大部分的人都会对对方形成负面的看法,但是那些分手后关系品质比较好的人,

会在这样的倾向跌到谷底时,慢慢地回温,开始觉得对方也没有那么坏,渐渐看到对方的好,

感谢她曾陪伴自己的岁月,以新的身分开始关系。反之,

一直恨对方、不能谅解、在心里还有疙瘩的人,虽然表面上表现出较少分手后的调适困难,却难以再和对方平和相处当朋友。当然,

如你所预期的,最糟的人是分手后初期仍然一直想着对方的好的人。因为我们总是想不透,她那么好、那么正、那么多梦想,

为什么要离开我?然后开始归因到一定是自己不够好、否定自己。路走到这里,

就会很难再走出去。究竟要如何走出这个死胡同呢?提供一个想法是:为什么分手后还要当朋友呢?

你是真的很想跟他当朋友,还是这只是「退可守」的一种非理性思考?实际上还是想着有一天是不是又能变回情侣?

先点到这里,拉拉杂杂地讲了很多,只是想说明当我们一边落泪一边听着梁静茹的歌,

一边怀疑分手如何快乐的时候;当我们一边翻着分手疗伤书一边咒骂根本没有用的时候;当我们经过有回忆的地方,

心头一紧的时候,是不是能静下心来想想回顾造成这些方法没有效的背后大魔王,让我们至今仍无法释怀的大石头,是我们无法接受自己「已经分手」的事实与「为何分手」原因。

拥抱伤口并不能带走寂寞,走出伤恸的第一步就是重新接纳自己、承认自己还有一点点爱人的能力。直到有一天你会发现,

一年前你还为了那个她而心痛,一年后的今天你可能已因另一个她而心动,尽管你清楚明白,那种心动永远也弭平不了那种心痛。

不过那种微微的痛感隐没在我们心瓣膜间的缝隙,正是彼此真心爱过的痕迹。如果你也喜欢这篇文章,或是从中拾取到一些自己未曾注意的碎片,

请顺手推荐给同样在感情沼泽中翻滚过的朋友吧!因为我时常万叹,当年如果早一点念到这些东西,或许能缩短悲伤与怨恨,

抚平灼烧过的伤痕。也或许能更有勇气地去面对,那些曾经沧海难为的水,

虽然心理学不能解决人生的困难,但是它提供你另一种思考方向,让你重新看待自己的回忆与情殇。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