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爱情故事大全 » 正文

恋爱谈恋爱!如何让爱说谎的男人,停止说谎?

----

恋爱谈恋爱!

  

  如何让爱说谎的男人,停止说谎?  有任何问题或指教,

请不吝和园丁联络 [?

  

]。特别推荐你:失恋电子手册面对说谎的男人,我们很难有机会坚持自己的立场,

  

而且,要能洞察爱人的谎言内容与使用的手法,才有办法阻止他们继续说谎,也唯有如此,

  

才能识破其伎俩,找出对策。当然,

  

这并不容易,

因为谎言可以左右逢源,说个没完。

  

不过,

我已把说谎者担心谎言被拆穿的种种可能反应都研究清楚了,他们的每一招都在严防我们识破真相、提出抗议,并采取行动。

  

从我所举的例子不难看出,

这些花招都经过了精心设计,巧妙的程度有时甚至超出他们自己的想像。但是万变不离其宗,

  

无论他们用哪一招都不脱这两条路:「否认」或「承认」。

男人的目的在于:要你接受他的解释,相信他的谎言,就此休战,

  

让一切恢复正常。

「谁,我?」
「我绝不会做这种事。

  


「你疯了吗?」面对你手上的证据或怀疑,许多男人用的防卫之道就是最直接的那招:否认一切。

  

「否认」是小孩子做坏事被逮个正着时的本能反应。

我举这个例子,你就能了解:小男孩偷饼乾吃,

  

手还在饼乾罐里,

但他嘴上却死不承认,说自己没有偷吃。

  

这个比喻似乎有些不伦不类,但你的爱人正是这样睁眼说瞎话。

你手上拿着他写给小三的情书,

  

或一份关于「投资不当,损失惨重」的声明书,

在铁证如山的情况下,

  

他还能死鸭子嘴硬,否认到底。

常用的藉口:「我没做。

  


「我不知道那张纸条是怎么回事。」
「我没把钱提出银行。」当他觉得自己在你面前的信用还不错时,

  

当你把他逼到墙角并且要他立即回应时,当他自信满满时,这一个说谎的男人,

  

会在面对你的焦虑时直接否认。

这对他来说既不复杂,也不费事,不管你问什么,

  

一概否认就对了。

你问:「你是不是有外遇?」「你是不是拿了钱给你弟弟?」「你是不是去赌博了?

  

」他坚定又清楚地回答:「我没有!」「我没错!」「我没去!」当珍接到未婚夫比尔的前妻打电话来,

  

而向他提出质疑时,比尔的反应就是二话不说,直接否认。

  

「他说卡拉神经有问题,老是幻想和他结婚,但我千万不能理她,

她就是想要挑拨我们的感情。

  

我求他说实话。我告诉他只要他不说谎,

我什么都能接受,但他就是不松口。

  

我知道听起来很可笑,不过,

我还是相信他。

  

他直视着我的眼睛,对我说他爱我,

还说如果我爱他,就该知道他讲的是实话。

  

结果,

我为我自己提出了这个问题而内疚不已。」如果你不相信他的说法,

  

而他也发现对你的安抚未能奏效,

你仍然穷追猛打,这时,他就会继续捏造理由,

  

否认到底。

很多说谎者面对质疑会表现得气愤不已,虚张声势地小题大作,故意转移目标,

  

反守为攻。这招的优势是不必拚命找藉口,手忙脚乱地掩饰,

  

或者为了圆谎而继续说谎;

相反地,他效法政客和官僚在东窗事发时断然否认,

  

然后还击指控者,直到对方让步为止。

我的个案诺拉二十七、八岁,

  

是个老师。她在无意间发现丈夫艾伦可能有外遇,

向他提出质疑后,

  

却被反咬一口。诺拉从不认为自己的婚姻完美,但相信艾伦和她都有心消除歧见,

  

努力维系关系。然而,在一个仲夏的午后,

  

一切都变了。

「我想拿一张信用卡打电话订东西,所以随手翻了一下他的皮夹。

  

我并没有想窥探,

也完全没有理由窥探,但我看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两个缩写字母『. .』和一组电话号码。

  

当时我没想太多,可是后来我问他:『. .是谁?』他却勃然大怒,像吃了炸药似的说:『你偷看我的皮夹干么?

  

你有什么资格窥视我?你接下来想干什么?开始监视我吗?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没敢问下去,因为我不想再惹他,而且我对翻他皮夹的事觉得抱歉,

虽然我完全不是故意的。

  

最后我只好道歉了事。」像艾伦这种脾气如此火爆、反应如此激烈的人,会把我们吓得不敢发问,

不敢质疑。

  

在艾伦的例子中,他对诺拉的不满会成为他行动更加隐秘的藉口。

诺拉注意到他再也不把皮夹或记事本随手放。她怪自己造成夫妻疏离,

  

渐行渐远,

结果丈夫连打电话都避着她,看到她手上拿着信时,也迫不及待地一把抢过去。

  

艾伦这种做法在某方面颇有震撼效果,

至少有一阵子,诺拉噤若寒蝉,

  

不敢吭气。

她停止追问这件事,却留下了满腹疑团,

  

直到她忍无可忍为止。

如果你的伴侣有暴力倾向,或者随时可能跨越语言恐吓的界线,

  

对你拳打脚踢,

那么指责他说谎恐怕相当危险。害他丢脸或给他难堪,通常都会使他恼羞成怒,

  

展开攻击行动。

当然,若他在一开始的时候就露出这副嘴脸,

  

你一定不会跟他交往。

但我必须承认,在现实生活中,恐怕有好几百万的女人都有这种困扰。

  

假如你不幸碰到了这种伴侣,

在本书的第二部,我会协助你解决这个问题。常用的藉口:「你竟然怀疑我?

  

太让我伤心了。


「我还以为我们互相信任,彼此相爱呢!

  


「你怎么会怀疑我做出那种事呢?」常常语带哽咽,

眼中闪着泪光……这种感性的话语是要转移你的焦点,

  

让他从骗子变成爱人。此刻的他可能伤害了你、背叛了你,但他一心要你想起从前那个你爱恋的人,

  

那个敏锐多情、脆弱善感、永远爱你的人。我的个案黛安是法务助理,她就有这么一个撒娇卖乖、装可怜的丈夫班恩,那是在班恩二十二岁的独生女佩姬怀孕后发生的。

  

「佩姬从圣地牙哥搬到我们家附近,原本是件好事,因为可以互相有个照应,

  

我们也很乐意这么做。让我震惊的是,无论在宝宝出生前或出生之后,

佩姬都表现出一副柔弱无能的模样,

  

似乎认为让父亲照顾她是天经地义的事。宝宝出生后,她身强体壮,

  

出去上班绝无问题,我妹妹还替她在幼儿园找到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可以顺便照顾自己的孩子,但她一心只想待在家里看电视。

  

「班恩经常去看她,给她钱,帮她东西,

  

这对我们的财务造成极大的困扰。我求他别再给她钱了这么做只会让她更依赖别人,更不负责任。

班恩好像也听进我的话了,

  

他向我保证绝不再纵容佩姬。但是只要她一打电话来,

他就又去看她。

  

最近一次这么做的时候,我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支支吾吾地顾左右而言他。

  

「我说:『拜托你老实告诉我吧!』他露出一副感情严重受伤的模样,搂着我说:『我说的都是实话呀!我得去看女儿和贝比,

  

但我不会给她钱,因为我晓得我们负担不起。你知道我从来不会骗你的。

  

夫妻应该互相信任,

不是吗?』我觉得自己实在不应该怀疑他,

  

他真的是个好人。」没有一丝怒气,

也没有半点恶意,这个例子与前面所描述的状况完全相反。

  

他没有说谎伤害你,

反而是你伤了他,你对他的不信任破坏了原本美好的关系。

  

你们之间的冲突带给他莫大的痛苦,于是你满怀歉意,

结束了这场争执。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合作商家(共有 0 条评论)
二维码